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超腦太監 ptt-第1297章 始動(二更)鑒賞

超腦太監
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
他想到这里,不由叹一口气。
这其中的纠葛还多着呢,现在风平浪静,将来会有麻烦的时候。
“你叹什么气?”宋玉筝再后仰,看向李澄空:“是不是也嫌韵儿是女儿身?”
李澄空没好气的道:“你想到哪里去了!”
“那你叹气什么?”
宋玉筝哼道。
她现在对宋竹韵的性别很敏感。
宋石寒过来,看到孩子时,摇头叹气,嫌不是男孩,这还罢了,大哥过来探望的时候,也是一样的摇头叹气,感慨不是男孩,可惜了。
然后是诸位兄弟姐妹们,过来的时候,都是一样的感慨,嫌弃是女儿,不是男孩。
他们都盼望是男孩,从而能够撑起大云的未来,能够与大月的未来皇帝相提并论。
可是女孩,那就难说了。
这让她郁闷之极。
现在看到李澄空叹气,恼怒更甚。
李澄空摇头道:“我是说,她未必是幸运的,生在我们家,未来的烦恼更多,我替她愁呢。”
“这还不够幸运?”宋玉筝嗔道:“父亲是天下第一高手,母亲是大云皇帝,投胎在这样的人家,她还有什么可愁的?”
“老爷子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影响她,而我们也不会甘心让老爷子得逞,生怕她走极端,争来争去,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还是她。”
“……她禀本心而行即可。”
“老爷子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他自己的治国理念传给韵儿的。”李澄空摇头:“你挡不住。”
“我是挡不住,但我也要把自己的治国理念传给她,她会听谁的?”
“嗯……”
“我也是女儿身,她会更倾向于我。”
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“我们是不是想得太远?”宋玉筝抿嘴笑道,看着鼓着小嘴吐泡泡的宋竹韵:“她还小呐。”
李澄空道:“小?看看弦儿吧。”
“弦儿不一样。”宋玉筝道:“天赋异禀,非同寻常。”
独孤弦是生有宿慧,天下间罕之又罕,比起宋竹韵,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。
宋竹韵虽投胎技术好,肯定比不得独孤弦。
網吧
李澄空笑笑:“韵儿也不会逊色于他。”
“我是不指望超过弦儿,只要别被落得太远就好。”宋玉筝目光柔和。
李澄空忍不住搂紧她。
此时的她,浑身仿佛散发着柔和的光华,格外美丽动人。
他轻声道:“韵儿可能没有宿慧,成就却绝不会低的。”
独孤弦能有宿慧,是因为李纯山的秘术,在娘胎之际就开始筑基。
宋竹韵没用这种秘术,但也受自己秘术的培养,虽没宿慧,但资质不会弱于独孤弦。
独孤弦有奇遇,但宋竹韵未必没有奇遇。
“我只望她能平平安安,一辈子安心喜乐,别的不奢求。”
“她会的。”
——
大明寺
破败不堪的墙内,残旧的大殿中,躺着一座金色卧佛,佛前的香炉内,香气袅袅。
卧佛有两米高,五米长,双眼微阖似睡非睡,眉心放白毫光。
他一只手搭在大腿上,一只手支着头。
此时,智愚和尚与三个老和尚盘膝坐在蒲团上诵经,声音优美而神秘。
待诵经声停住,一个老和尚徐徐说道:“智愚师弟,大明寺的第三十二个弟子已然无望。”
智愚和尚默然不语。
“原本是有希望的。”另一个老和尚沉声道:“可惜,南王李澄空断了他的前程。”
“阿弥陀佛!”第三个和尚沉声道:“这南王李澄空便是佛敌!”
“智圆师兄,慎言!”智愚和尚沉声道。
第三个和尚浓眉大眼,双眼如电:“难不成,就任由他从中作梗?”
“他毕竟是其父亲。”智愚和尚摇头。
“亲情有时是养份,有时却是毒药。”第三个和尚智圆冷冷道:“对这位师弟来说,李澄空便是羁绊,是障碍,是一道劫。”
“难道要灭了这一劫?”智愚和尚道。
智圆慨然点头:“替这位师弟灭一劫又有何不可?”
“你不是他对手。”智愚和尚摇摇头:“智圆师兄,你应该已经打听过南王李澄空的虚实。”
“那又如何?”智圆淡淡道:“天下第一高手?”
全職 高手 小說
他轻轻一笑:“佛法无边,武功又有何足道哉?”
“阿弥陀佛!”智愚和尚宣一声佛号。
佛号如铜钟大吕,震荡在大殿之内。
三个老者皆脸色一变,神情肃然。
智愚和尚缓缓道:“智圆师兄,你太轻视这位南王殿下了,他可不仅仅是武学高深,还身怀其他秘术,佛门神通在他跟前不起作用。”
“智愚师弟你怎知?”
“我曾暗中施展过,差点儿遭受神通的反噬。”
“阿弥陀佛!”智圆和尚沉声道:“果然不愧是佛敌,那便从那位师弟入手吧,传他我大明寺的秘术,便可以压制那李澄空!”
“不可!”另一个老者肃然道:“大明寺秘术不可轻传。”
“如果传了秘术,他必然会皈依我大明寺,即使李澄空想阻拦也不可能。”
“不可。”智愚和尚摇头。
“智愚师弟难道还有什么妙法?”智圆和尚沉声道:“况且,他纵使修习了秘术,也不会外传。”
大明寺武学,以心传心,不留于外,不滞于物,除了传灯之人,其余人根本不可能把秘术传于外。
“还是算了。”智愚和尚缓缓道。
这惹来了三个老和尚诧异眼神。
“智愚师弟是怕了李澄空吧?”
“……是。”
“智愚师弟你修为精深,难道还劫不破恐惧?”一个老和尚缓缓道:“难道因为害怕而放弃我们大明寺第三十二位弟子?”
“可能是机缘不足吧。”智愚和尚缓缓道:“说不定下一世,他会进我大明寺,这一世还差一些机缘。”
“难道智度师兄的一番心血便白费了?”
“可能正因为智度师兄的心血,才能让他在下一世进入我大明寺。”
“我要试试!”一个老和尚徐徐说道:“不战而降,我过不去自己这一关,会成心魔。”
“阿弥陀佛!”智愚和尚宣一声佛号:“智妙师兄,南王李澄空不可敌对。”
“不过舍一世的修为罢了。”智妙老和尚五官端正,脸庞方正,一脸正气。
“阿弥陀佛!”另两老者皆宣佛号,庄严而悲壮。
智愚和尚皱眉。
他脑海里再次回放与李澄空相处的情形。
自己身怀天眼通,所以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景像。
肉眼所见,李澄空不过是平平常常,看不出一丝强大气息,温煦平和。
而天眼所见,李澄空脚踩金焰,身高十丈堪比一座山峰,仿佛与天地相通。
他头顶有一轮紫日当空照,有九条天龙盘旋不休,隐隐发出龙吟,吟声震人魂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