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n8ds熱門都市言情 一人得道 戰袍染血-第一百六十六章 山中無歲月,三年一彈指【二合一】相伴-i8ah7

一人得道
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
清晨,阳光洒落下来。
山林之中,云雾聚散。
春雨新落,雷鸣阵阵。
一道华光驱散雷云。
山巅之上,飞舟穿行。
“乙木之精散落在这山脉各处?”舟上,已然是少女模样的奚然,正好奇的打量山涧,“我记得,当年,四师兄曾想拿着乙木之精去找小师弟,要直接给他,以示诚意。”
“那是要请师父、师叔出手,抽取一些乙木之精凝成结晶,拿去给小师弟吸纳,”略显稳重的垂云子坐在船尾,“但这般吸纳,哪里比得上亲自在这苍龙岭走一遭?这一走,不光能吸纳乙木之精,更能参悟长青之谜,毕竟此处不仅有古神遗蜕,更有建木断节。”
“我听师叔说,乙木之精极难凝聚,一次吸纳,至少要沉淀三十年才能恢复。”奚然扒着舟边,朝远处眺望,“这苍龙岭上光秃秃的,一点迹象都没有,那截断木真的在下面?”
垂云子点点头,笑道:“是在山体之中,说是被应龙神蜕揽着,不得落根成长,散溢的乙木之精只能融入周围,催生草木之精,山中几个小妖也是因此入道,只是它们终是异类,不得人身,不好修行。”
说话间,飞舟缓缓下降。
奚然还在看着,忽然蹙眉:“那猢狲又来了!”
“驱赶了便是,”垂云子不以为意,“那只猴妖被点化之后,宛如人中孩童,难免贪玩,小师弟炼化乙木之精,有浓郁生机散溢出来,自然吸引一些精怪。”
傲娇男神拿走不谢 米米
话语落下,飞舟停在山顶,他一步迈出。
奚然也一步跳下来,随后挥手一抬,就有光晕成圈,扫过周围。
顿时,地上的尘土、落叶都被驱散干净。
“叽叽叽叽……”
不远处有一头小猴,趴在一堆碧绿树丛上,结果被那道光晕一扫,当即露出惊恐之意,匆忙转头,瞅着过来的两个人,立刻慌乱翻身,一跃落地,手脚并用的奔跑,但跑的不远,攀上了旁边一根从峭壁中长出的树枝,躲在树叶后面,小心打量着两人。
“叽叽!”奚然学着猴子叫声,冲那猴头叫了几下,便收回目光,随后不知从哪取出一把大剪刀,在那堆树丛上修剪起来。
咔咔咔!
一根根枝叶被剪落地,都会有一缕淡淡绿光升起,融入树丛。
垂云子在旁边看着。
他的眼中绽放着光芒,微微点头,道:“灵脉平稳,不会再扰乱到小师弟的参悟了。”
“这就好。”奚然动作很快,已将那树丛修剪了一遍,随即停下动作,“这半年来灵脉时常紊乱,若因此让小师弟功亏一篑,可就不好了。”
“待他吸纳了乙木之精,自然就能出关,”垂云子看了奚然一眼,“师妹真正担心的,是那星罗榜中的一品位置被旁人抢走吧?那些都是外物……”
奚然瞥了他一眼,笑道:“也不知道是谁,半年前迈入四品,兴奋的整宿睡不着。”
“……”
“其实也不光咱们在意,”奚然跟着又道:“前几日,那焦同子一出关,就放出话来,说此番定能重归一品,还有他那个师弟,出身齐国宗室的处连子,每月都要冲击一次一品,都是欺负小师弟闭关不理外事!”
垂云子听到这,忽然道:“你先说终南山,其实真正担忧的,还是昆仑吧?”
奚然果然露出了担忧之色,她道:“旁人冲击一品之列,往往半途就会跌落回去,但那偕同子之名,之前都落到了一品之列,过了好一会,才被重新扫落下去的,更不要说……”
“不光是昆仑、终南山……垂云子主动说了起来,“崆峒、东海、黄山、清微教等,一样惦记着一品,他们的弟子,之前底蕴不够,所以安居二品、三品,但几年下来,不少人已有冲击资格,就连最近签名上榜的小门都有不少三品人物,这些人是想要争一争的。”
说着,师兄妹二人的目光落到了那一堆树丛之上。
“小师弟到底何时才能出关?”
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咔嚓!
话音落下,忽有一道清脆的声响传来,似是有什么东西断裂了。
两人听着,不由一愣,随即就朝声音的来源看去,见着那一团树丛震颤起来,随后处处断裂,一根一根的树枝跌落下来,尚未落地,便先萎缩,最后砸在地上,化作粉末。
很快,那树丛崩溃大半,露出了里面的人。
丫鬟宅斗指南
这人约摸十七八岁,长发及腰,一身玄色道袍已有不少破损、古旧,他盘坐在那里,身上萦绕着树藤、花朵。
淡淡的涟漪波动散发开来,扫过周遭,泥土中生出一根根嫩芽。
奚然和垂云子感到血肉之中,生出一点暖意。
他们对视一眼,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讶和惊喜。
“师兄?还有……”
陈错睁开眼睛,散溢出去的涟漪迅速回返,聚集在他的身上,他的眼中,一点绿光闪过,随即又有一道红光浮现。
他盯着奚然,有些诧异。
“你是小师姐?怎的这般模样了?好像是突然大了好些岁数。”
奚然一听,哭笑不得。
“我可不就是长大了吗?”
.
.
baby丧尸
“我不过是睡了一场,居然就过去了三年,果然是山中无岁月,修仙不知年。”
八荒斗神 庞飞烟
山溪之中,陈错缓缓走出,身上的水滴迅速蒸腾,一招手,玄色道袍落在身上,又将长发随意束起。
他赤脚前行,一根根嫩绿小草从泥土中冒出,聚成碧色地毯,一路延伸,看得奚然、垂云子不由咋舌,暗道小师弟这次不知道又领悟了什么神通。
等陈错穿戴完毕,奚然就忍不住问了起来。
她的模样比三年前有了不小变化,却还是穿着红袄。
“并非神通,无非一点元气运转,”陈错一笑,抬手在身边树枝上一点,就有一朵花绽放开来,“真正展现玄妙的,是这枝叶本身,我无非是借此感悟生长之意,参得一点生生不息之玄妙。”
宰 執 天下
奚然却不管各种缘由,只是称赞。
垂云子也赞叹了几句,才道:“师弟既然出关,先去见见师父,他吩咐过,若你醒来,就带你去见他。”
“有劳师兄、师姐这些年来的照料了。”陈错点点头,也不迟疑,跟着二人乘坐飞舟离去。
受命于我
夜 南 聽 風
他人一走,四周就安静下来。
突然,一点声息传来,先前那头小猴子冒出头来,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,到了陈错盘坐的那堆树丛边上,左嗅嗅,右闻闻,最后趴在其中。
.
.
穿过了一道隔膜,在淡淡涟漪中,陈错已经回到了太华秘境。
“……小师弟,你千万不可掉以轻心,本来我还担心着呢,现在你出关了,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,千万别让其他几宗阴谋得逞!对了,我如今也入了八品!”
陈错听着,却道:“这榜单已非重点,也不该将修行眼界局限于此,日后……”但见着奚然模样,摇摇头,知道现在说还不是时候,今后再说吧。
期间,他放眼看去,灵识扩展,那好大一片区域中的绿植隐隐震颤,与之共鸣,反馈信息,让他知晓不少。
旋即,陈错便感到这秘境之中几乎没有变化,那秘境人间更是一如从前。若不是时光在奚然身上留下了痕迹,恐怕他根本意识不到,已经过去了三年。
“不过,仙门三年几无变幻,人间就不一样了,当初感悟乙木之精之前,小妹也拜入了一家山门,不知现在如何了。”
带着这般疑问,他到了竹居,一眼就瞧见了那张碧玉榜单。
看到自己的名字,还是挂在最上面。
道隐子坐在屋中,见着陈错过来,露出笑容。
“你来了。”
“见过师父。”陈错躬身行礼。
“不错。”道隐子打量着陈错,露出笑容,“五行已全其二,此番你凝聚了乙木之精,炼成一口长青气,连绵不息,木虽生火,但你掌三火,能抑制心火,这寿元更是足足增加了百年有余,暂时不用担心寿元不足了。”
“全靠师门成全。”陈错诚心说着。
他一梦三年,炼化乙木之精,如今五气有其二,虽无本质提升,但寿命提升,自身的恢复力亦更上一层楼,长生有望。
“木行既成,那第三行该去着手准备了,神藏之前,该全了五行才好,”道隐子说到这里,叹了口气,“除此之外,有一件事得说与你知,两年前,你四师兄得了一点消息,与五行之宝有关,于是外出搜寻,但在两个月前,却是失了联系……”
.
.
“扶摇子于三年前上榜,直入一品之列,扫落旁人,独霸魁首,早就有不少人心有挑战之念,尤其是几位转世仙人,更是虎视眈眈!说白了,他独占一品,过去彰显其能,如今已成负担,师兄等人三年未归一品,旁人都见怪不怪,但他若是跌落,这三年积累成空,也要生出心结!”
终南山上,焦同子面带笑容,听着灰鸽子介绍。
末了,他才问了一句:“听说扶摇子这三年来,也在闭关参悟?”
“正是。”
灰鸽子鸟眼微眯,闻道:“看师兄模样,该是十拿九稳了?”
冷宮 棄 妃
“三年闭关,算是在性修之道上更进一步了,算不得大成就,但用来重归一品,没有多大问题。”
灰鸽子笑着抱起翅膀,道:“恭贺师兄了!”
随即,他试探性的问道:“以师兄过往根基,如今该是长生有望了吧?”
“还要几年沉淀和蕴养,”焦同子摆摆手,表情淡然,“更何况,还有一点心结,待我重归一品,这心结才能纾解。”
灰鸽子笑道:“原来如此,这就是真的只差最后几步了,难怪师兄要先通报太华,原是要有仪式,定下律令,方好去了心结,也对,若是连师兄你都难以长生,旁人就更难了。”
话语中,满是敬佩之意。
焦同子却道:“不光是我,那昆仑的稻业子,应该也是一般情况。”
灰鸽子就道:“稻业子新晋出关,便在蜀地斩杀了三百年的老妖,而偕同子虽不见行走人间,但听昆仑之人谈及,都说他威势日盛,越发高深莫测了。”
“师弟还是这般消息灵通,”焦同子微微一笑,“那你定也知道昆仑两个转世仙的动向了。”
灰鸽子扇动翅膀,落到另外一处,才道:“那两位转世仙人亦是风头正盛,青相子三年就步入道基,听说他原本根基深厚,只是走了歧路,废功重修;而那典云子就更厉害了,半年前下山游历,就在齐国境内,一剑破五怪,在江北留下名头,民间有人称之为青锋仙!”
“如此看来,这几位都在准备,要一举入一品!”焦同子点点头,“这样也好,待得一同出手,才能引来一点兴致,不至于让我一人寂寞。”
灰鸽子见着自家师兄的模样,就问:“师兄打算挑在什么时候重归一品?”
“便在这两日。”焦同子的声音中有一点感慨,“稻业子既然也出关了,该也在等我出手,算是我和那稻业子再次隔空交手,倒要看看谁人更胜一筹。”
灰鸽子一听,仿佛看到了一场龙争虎斗,又似乎看到了群雄并起,不由生出些许感慨,道:“如此看来,这星罗榜又要翻开新的篇章了。”
焦同子也生出几缕豪迈,于是站起身来,道:“既然如此,也不好耽搁了,待得此心结解开,也好全心修行,道基终究只是神通显圣,唯有长生,才是吾辈所求!”